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烂柯棋缘

第232章 这可不是普通的瞎子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715 2019-11-19 04:18

  京畿府位于通天河通州流域的西岸,整个京畿府其实就像是嵌在通州大地一角,所以在大贞,通州也被戏称为直隶州。

  虽然大贞朝廷官方倒并没有这方面的明文背书,可实际上却是也是差不多的。

  这一天,就在这通州的长乐府府城,不论是衙门口还是城门口,乃至一些繁华地段的街道告示墙上,都有官差匆匆前来。

  **街道的天悦大酒楼是城中最著名的酒楼之一,周遭更是存在了诸多商铺,包括又不限于餐饮茶楼布匹杂货等物,使得**街道显得极为繁荣,是长乐府数得上的繁华街道。

  此时接近饭点,大酒楼边上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刻,也有一些个乞丐坐在大酒楼对面的墙角等着好心人施舍。

  如今正值日头炎热的时候,乞丐们白天要讨饭不可能去破庙桥下等处,这种地段,墙角的一片阴影地带都成了奢侈的休憩地点。

  只是这边七八个年龄不一的乞丐都甘愿自己顶着毒辣的阳光,用几块破布或者破扇子破伞遮阳,而墙角的一小片阴影,则由一个老乞丐蜷缩在那睡觉,发出一阵阵鼾声。

  “走开走开…走开,不要挡道!”

  有几名佩刀的官差大步从远处行来,前面两人开道,后面两个一人抱着一卷大大的黄布,一人提着一个桶。

  “走开走开,说你们呢,不准挡住告示墙。”

  前头两个官差走来,伸腿不轻不重的踢了几下昏昏欲睡的几个乞丐,将他们赶开一点,看看另一头角落的那一撮,皱了皱眉头并未过多理会,冲着后面的两人道。

  “就贴这里吧。”

  提着桶的官差点了点头上前,从桶中取了一个刷子柄搅和了几下,然后沾着桶中的浆糊在墙上来回刷动。

  边上一些个乞丐看着官差手中桶子,频频咽着口水,他们知道这浆糊其实就是米糊糊熬制的,是可以吃的。

  “好了,贴吧。”

  后头的官差开始展开黄布,边上两个同僚则赶紧帮忙扯着边角,随后三人合力将黄布的上角粘到墙上,然后顺着黄布展开的方向一点点粘贴下来,直到整张大黄布都铺贴到告示墙上。

  看到官差的动作,周围一些路人百姓和衣着更光鲜亮丽的富户商贾等,也有不少止步在外围观看。

  “哎,这告示是黄布为底的呀,这是黄榜啊!”

  “是啊,难道京城出大事了?”“一会看看写了什么就知道了。”

  “快贴好了,这是……招贤榜?”

  官差贴完告示后看了看周围,也没多做解释,直接带着东西就离开了,边上的人于是更加围拢了一些,有年长者看着榜文,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帝昭天下:我大贞立国两百年,今此正值盛世,宇内皆服,国泰民安,乙酉年秋帝寿……”

  年长者一边抚须一边读,偶尔也会停顿一下整理后面的话语,让自己读得更顺畅一些。

  “……特下此诏,召天下有道高人共襄盛举,九天十会之际,仙缘妙法共聚,为大贞贺,为天子贺!”

  老者读完,周围的几个呼吸后才议论起来。

  “这是要办仙道大会了?”

  “哎,没看黄榜上说的嘛,这是水陆大会。”

  “这下京城可热闹了,说不准真的会有神仙去呢!”

  “是说啊,要是真有神仙,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去看看啊,万一神仙看上我传我仙法呢?”

  “做梦吧你,就你这猪头样!”“丑怎么了,神仙还看脸啊?”

  “那天师称号好威风的样子……”“要那破称号有什么用,一千两黄金才是真家伙!”

  边上的人议论纷纷,有的兴奋不已有的也就听个新鲜,有的人更是已经在探讨着到时候去京城凑凑热闹,反正肯定比庙会之类的要有意思多了。

  但对于角落那些温饱都成问题的乞丐来说,这种大事还是太过遥远了一些,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唯独角落原本酣睡的那个老乞丐睁开了眼。

  ‘如今这关头,大贞皇帝却开个水陆法会,所谓共聚仙缘到时候怕不是变成群魔乱舞?’

  不过转念一想,老乞丐又觉得不会,只不过这觉是睡不下去了。

  “嗬啊~~~~”

  老乞丐打着哈欠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将眼角的眼屎掐出来在手上拈了几下后弹飞。

  “鲁爷爷,您怎么不睡了?今天还没要到吃得呢。”

  见老乞丐醒了,旁边一个十一二岁少年模样的小乞丐冲着他说了一句,见老乞丐要起身,就赶紧过去搀扶他。

  “鲁伯醒了?”“鲁伯您喝口水。”

  “我这还有口吃得,刚刚捡了两块糕点,不馊!”

  老乞丐一醒,边上的那些乞丐都是一番问候和关切,前者只是接过一个竹筒喝了几口水,再接过其中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后,便冲着其他人摆了摆手。

  “好了好了,自己留着吧,老乞丐我现在还不饿。”

  说完这句,老乞丐站起身来,咀嚼着口中的糕点,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周围一些个还在看黄榜的人行人也有人对着这群闹出点动静的乞丐侧目。

  等老乞丐伸展完身体,冲着那边最开始询问他的小乞丐招了招手。

  “游儿,咱们去京城逛逛吧?”

  小乞丐端着一只破陶瓷碗站起来,看看那边的黄榜,心中想着鲁爷爷是不是睡觉的时候听到刚才的人读黄榜了,口上的回答则比较纠结。

  “京城哎…这么远……”

  “嘿,你就说想不想去吧?”

  老乞丐将手伸入衣服中的破洞,挠着腋下的痒痒,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眯着,面带笑意的询问小乞丐。

  “想!天底下最热闹最气派的地方,当然想去!”

  “哈哈…那便去嘛!”

  老乞丐伸手拍拍小乞丐的背,然后就半推着他一起往前走去。

  小乞丐愣愣的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看,后边的一众乞丐都在看着他和老乞丐远去,忽然意识到,自己这就和鲁爷爷启程了?

  也是这会,后头的乞丐才纷纷呼唤着道别。

  “鲁伯保重啊!”“小游路上小心!”

  “鲁叔看着点小游啊!”

  老乞丐嘿嘿笑着回头看了看,也挥了挥手,随口念叨几个“保重保重”就继续领着小游朝着街道前方走去。

  那一众乞丐则望着他们的背影,最后坐回原地,等着今天午后的剩菜剩饭和其他施舍。

  “鲁爷爷,我们走了张叔他们怎么办啊?”

  老乞丐仿佛浑身上下有很多跳蚤,一手挠前一手挠后,听到小乞丐的话,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

  “他们又不是靠我们养活着的,要饭的本事比你强,再说了,里头几个现在既不断腿了也不断手了,身上更无脓疮,干点正经活也非难事,你就别操这份心了。”

  不论是凡尘中的僧道能人,还是一些个精魅妖魔,亦或是骗子神棍,如老乞丐这般知晓水陆法会之后往京畿府赶的绝不在少数。

  就算没有一些个邪魅前来,光是想想一副骗子神棍聚集京都“共襄盛举”的样子,某种程度上说,也算得上是“群魔乱舞”了。

  通州虽然挨着京畿府,但长乐府同京畿府终究隔着两府之地,老乞丐和小乞丐睡醒了边讨饭边赶路,累了就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倒头就睡,反正现在天气热冻不着。

  这么赶路脚程居然也不算慢,不过是个把月的功夫,就已经靠着两条腿,从长乐府走到了京畿府。

  这一天一大早,一老一小两个乞丐就在城门外排入了等待进城的长队之中,因为昨晚就是挨着城门睡的,所以今早起来城门还没开的时候,两个乞丐就排到了队伍最前面。

  后面排队的一个挑担农夫都忍不住离开他两个身位的距离,因为这两乞丐不但味道重,而且那个老的时不时就会挠痒,怕是身上有虱子。

  老乞丐打着哈欠,冲着队伍前后眺望了几次,见到队伍越来越长,有时候看到队伍中有些个人模狗样的“高人”扮相的家伙,就忍不住嗤笑出声。

  “呜吱…咯咯咯咯咯……”

  “城门开了!”

  随着城内兵丁打开城门,京畿府的通道展现在想要入城者的眼前。

  原本城门口是不准放乞丐进去的,可在小乞丐看来,老乞丐虽然蓬头垢面一身邋遢,在面对守门士卒盘问的时候却装得十分有气势。

  一句“我奉诏前来参加水陆法会。”说得是中气十足,且面对士卒直视的目光毫不闪躲,令士卒在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放行了。

  京城果然热闹非凡,往日里就不是长乐府能比的,更何况是如今这种日子,让小乞丐直接看花了眼。

  不过即便如此,两个乞丐在城中逛了一圈之后,依然干起了老本行,准备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坐下讨饭。

  “哎!这边不错,能闻到两侧菜香,能看到各方行人。”

  老乞丐拉着小乞丐,乐呵呵的走到一处茶馆对面的墙角,周围边上还有好几家酒楼,两人坐了下来小乞丐则顺势将那破碗放到了跟前。

  看着老乞丐又要开始打盹,小乞丐左看右看好奇的观察周围。

  ‘京城真的好大好热闹啊,都没几个乞丐呢!’

  视线转来转去,就看到了对面茶馆门口桌子上的一个人,正端着茶盏平静的注视着自己,那人就像是一块特殊的磁铁,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小乞丐的全部注意力。

  隔着一条不算宽的街道也就四五丈的距离,小乞丐的视力完全能看清这人的外貌,看起来是个有学问的斯文大先生,可是一双眼睛虽然半开,在此刻细看之下却能看出竟然是苍白之色。

  “鲁爷爷,茶馆那边好像有个瞎子在看着我们呢……”

  “嘿嘿,傻孩子,什么瞎子看着我们,这话你自己不着怪嘛!”

  “可是我真的这么感觉的嘛……”

  老乞丐挠着痒痒,坐起来朝着小乞丐视线的方向瞥了一眼,这一瞥就是一愣,转头细看之后就移不开视线了。

  恬淡平静,苍目无波,无力法神光显露却身融自然,望之一股清新之感自生,在目也在心。

  老乞丐瞥了瞥身旁的小乞丐,好似有些愣愣的喃喃道。

  “游儿…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瞎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